金基德携《阿里郎》神秘赴戛纳 《丰山犬》将映

白发金基德亮相戛纳新作编导演唱一人全搞定 纪录片《阿里郎》的剧照,照片上出现的画作是金基德的油画作品
纪录片《阿里郎》的剧照,照片上出现的画作是金基德的油画作品

纪录片《阿里郎》的剧照,照片上出现的画作是金基德的油画作品

沉寂已久的韩国著名导演金基德日前携两部影片重新回归大众视线。其导演的纪录片《阿里郎》入选第64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而另一部由其担任编剧和制片人的韩国影片《丰山犬》也已确定将于6月底在韩国正式上映。

金基德导演继2008年拍摄影片《悲梦》(李娜英、小田切让主演)后三年间无新作面世。其间他监制的影片《电影就是电影》曾在发行上出现问题一度闹到法庭,而后其与《电影就是电影》导演张勋的“决裂说”也曾甚嚣尘上,最终不得不由金基德亲自书面澄清。也许是为了摆脱这些“凡尘俗事”,金基德三年来几乎归隐乡野,休养生息并专心《丰山犬》的剧本创作。

此次入围戛纳影展的纪录片《阿里郎》将于13日在法国公开亮相。事实上直到今年4月戛纳入围影片片单公布,《阿里郎》才首次浮出水面,此前影片的拍摄,制作工作完全秘密进行。韩国著名影评家郑盛日曾在微博上写道“《阿里郎》将是金基德最孤独的一部影片”。在戛纳影片上映之前,对于《阿里郎》我们能知道的信息仅有导演和片名,有人推测该记录片将表现金基德的电影世界和韩国电影界之间的紧张关系及矛盾。而在《阿里郎》递交给戛纳电影节的剧情梗概中也只有对影片内容极为表面化,极为模糊,甚至让人有些不明所以的阐述——“这是一部关于金基德的影片,金基德本人一人分饰三个角色…令我身边的一切都变得颓废破败的执着究竟是什么…我将杀死还记得你的我自己”。此外在曾经公开的一段极短的预告片中还出现了疑似金基德的男子在制作手枪并上膛的影像。更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金基德导演的戛纳之行将只出席公开活动,一切媒体的采访均被谢绝。

《阿里郎》海报

《阿里郎》海报

《丰山犬》剧照

《丰山犬》剧照

《丰山犬》剧照

《丰山犬》剧照

而另一部由金基德“弟子”全宰洪执导的影片《丰山犬》日前确定将于6月正式在韩国上映。影片聚焦南北分裂问题,讲述来往于韩国和朝鲜间为脱北者和家人传递信息的男子“丰山”接受朝鲜高级干部的请托,在将其妻子从平壤带到首尔的途中发生的故事。韩国男演员尹继尚出演视朝韩边境“非武装地带”如自家地盘的神秘男子“丰山”,而女演员金圭丽在片中出演朝鲜高级干部的妻子。影片是金基德导演首次接触“南北”和“喜剧”题材,在其指导下新秀导演全宰洪将为大家带来一部颇具讽刺意味的动作喜剧片,片中还将不乏爱情元素,可谓看点颇多。

↓点击播放 《阿里郎》预告片↓

入围第64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的影片《阿里郎》,于法国当地时间5月13日下午5点首映。韩国导演金基德出席首映。由于该片是金基德自2008年患社交恐惧症离群索居后的第一部作品,加之金基德三年后首次亮相显得非常苍老,引发极大媒体关注。影片无具体故事,编剧、导演、演员、后期制作、主题曲演唱,全部由金基德一人完成,加之大量的自问自答和独白,整部影片犹如金基德的一次自我独家专访。

影片:从演员到制作全部一人搞定

影片片长1小时40分钟,讲述金基德患社交恐惧症后隐居在一个山间木屋的生活,令人惊奇的是,从编剧、导演、演员、剪辑、音效、摄像、主题曲演唱全部都由金基德一人搞定。除他之外,在影片中出现的惟一“活体”就是他养的一只流浪猫。金基德在片中不断以人格分裂般的方式进行表演:他一会儿扮演对自己拷问的人,一会儿扮演回答这些拷问的自己,一会儿又变成剪辑这些画面时发出嘲弄笑声的金基德。在这些自问自答中,金基德对自己自2008年来离群索居生活的原因进行了反省,他提到《悲梦》拍摄时女演员发生意外、遭遇助理导演背叛、电影节受宠却国内票房惨败带来的自我怀疑、韩国社会的问题等等。在表述中不时饮酒、痛哭、自嘲,以及大段的粗口咒骂和高声歌唱。除了自问自答外,片中还有大量的金基德隐居期间的生活细节描写,包括自己制作咖啡机、用雪水洗脸、如何制作食物、甚至于每天早上起来大便等等。影片的最后,金基德自己制作了手枪,带着手枪开车前往市区,在不同地点扣动扳机,仿佛象征将过去的自己一一杀死。片中大量的问答、自白和生活细节描写,让这部电影显得像一次金基德自己对自己做出的独家专访。

金基德:话题人物苍老亮相

《阿里郎》原是韩国传统民谣,讲述悲伤的爱情故事,但后来演变成表达韩民族悲伤和民族感召力的精神符号。金基德选择《阿里郎》作为主题曲和片名,有他自己的深意。金基德曾以《空房间》、《撒玛利亚的女孩》、《漂流欲室》等片扬名国际电影节,获得欧洲三大电影节戛纳、威尼斯、柏林的多次青睐,获得过威尼斯和柏林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奖。与国际声誉相比,金基德在韩国国内十分不受待见,票房惨败、恶评不少,一度让金基德发誓影片不再在韩国本土发行。加之2008年之前,因为发生女演员拍摄意外、导演助理盗用剧本等等事情,让金基德更加心灰意冷,并产生了再也拍不了电影的恐惧,之后他称患社交恐惧症而上山隐居,拒绝与外界发生关系。《阿里郎》就是他阔别电影三年后的作品。在影片的后半部他一再提及国际电影节对自己的支持:“如果这些电影节没有发现我,我就只是一个票房惨败的导演而已。”因为以上种种原因,金基德的此次亮相显得格外受关注。他在影片放映前走上舞台,一身深灰衣裤,头发花白,挽成发髻,他说:“在过去十多年里我拍了15部电影,也获得了很多电影节和观众的认可,但是现在我希望用这样一部电影来重新审视自己的创作,给自己一个机会去重新看待电影,以及重新思考自己到底要拍什么样的电影。”

反馈:有赞有弹同情居多

金基德的此次亮相充满新闻性,获得了极大关注。影片入围“一种关注”单元,并非主竞赛单元,但媒体首映场却座无虚席,就连影院的二楼走道上,都坐满了记者。影片的开场和结尾,均有长时间的掌声,仿佛是观众对金基德个人的鼓励。新浪娱乐在影片结束后采访了几位观影记者,一位来自法国的记者表示,导演的经历、电影制作和主题都很新奇,他觉得值得思考。一位来自中国的记者则表示,导演多次在片中提及过去的成就,以及太多个人特写,让他觉得颇有自恋的感觉。而更多的观影记者均提到金基德的个人遭遇,并表示同情和鼓励。

三月鸟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