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之“血色婚礼”制作特辑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之“血色婚礼”制作特辑

作为“冰与火之歌”系列小说里的大高潮之一,HBO将其完美呈现到了世人眼前,“血色婚礼”用歌剧式的悲壮和无以复加震撼征服了荧屏前的观众。

“血色婚礼”单集播出后,不仅帮助剧集收视率走高,也让书店的《冰与火之歌》系列小说销量暴涨!同时更值得关注的是其引发了社交网络“刷屏式”热议,观众把合不拢嘴的激动甚至崩溃的情绪发泄成了各种声音,或狂赞、或争议、甚至还有“谩骂”,“血色婚礼”毫无争议的成为了当下最热门的影视话题。

*** 以下部分含严重剧透,请慎重阅读 ***

在这场美剧史上最虐的“血色婚礼”中,关键角色罗柏·史塔克、凯特琳·史塔克和前者怀孕的妻子都在本集不幸丧命。播出之后,成千上万的粉丝对最新一集的《权力的游戏》感到伤心、愤怒、甚至还有些不正常的激动。然而对于其原著作者来说,大家对“血色婚礼”的这种反应对他早已习以为常。自从发表了《冰与火之歌》系列小说的第三部《冰雨风暴》,他经常收到读者对于这场灾难婚礼的抱怨与感叹。以下,我们为您揭秘为什么罗柏·史塔克一定要死、他对读者不满情绪的反应,以及“血色婚礼”在现实生活中的写照。

问:您是在什么时候决定要把罗柏和凯特琳写死的呢?

马丁:几乎一开始就下决定了。我说过我希望我的小说让人意想不到。我喜欢那种神来一笔的感觉。我在第一本书的里面把艾德写死了,这样很多人非常吃惊。我之所以写死艾德,是因为大家都认为他是英雄,即便他陷入麻烦,他仍然会全身而退。他死后,读者们理所当然的会认为他的大儿子会等待时机为父报仇,所以,写死罗柏便是我接下来的任务。

问:《冰与火之歌》已经颠覆了不少人对传统的皆大欢喜故事内容的看法,那影迷究竟应不应该期待最后的完美结局呢?还是像书里写道的:如果你认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那么你真的完全不知道现实是怎样的。

马丁:我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结局一定会是苦乐参半的。

《权力的游戏》原著作者乔治·R·R·马丁

问:这些年,读者就“血色婚礼”都对你表达了哪些意见呢?

马丁:非常极端,支持和反对的都很极端。这也是我写过最困难的一个场景。这个内容是发生在整个故事进展到70%的时候,我当时直接跳过了这段,完成了整本书,然后才回来写这一段。这就像是谋杀自己的两个孩子一样。我希望读者可以感觉到切肤之痛,就像是自己的朋友去世一样。小说的人物也是如此,我希望大家会在意。如果没有这么震撼,某些人物死了,你还在继续吃着爆米花,那一切都没什么意义了。

问:你觉得为什么冲击会这么大呢?罗柏本来也不是书中的主角,凯特琳在里面也不怎么受人待见?

马丁:这个问题问的很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能是一种氛围的烘托吧,其实整个事件一直都笼罩着一种不祥的感觉,是一种背叛。而又恰恰的发生在婚礼上。罗柏以为终于可以解脱了,最坏的都过去了。可突然来了一个大逆转。同时也有很多其他角色的死亡,上百的斯塔克家族成员。不仅仅是他们两个。

问:你后悔这么写吗?

马丁:没有,作为一个作家来说,一点也不。这可能是书里最有力量的一章了。虽然我因此失去了一些读者,但我也赢的了更多的人。但是,观看剧集就不同了,我会非常难受的。因为我也很爱这些演员,角色死亡就意味着跟演员说再见。理查德和Michelle是两位非常棒的演员。

问:你会对那些被这个情节伤害到了的读者说什么呢?

马丁:要看读者是如何反应的。对于那些决定以后再也不看我的作品的读者,我只能选择尊重,每个人看书都有不同的原因。一些人是为了从中得到安慰,他们的生活很艰辛,母亲重病,宠物死掉之类的,他们希望可以靠小说来得到慰藉。他们喜欢那些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戏码,给自己重拾生活的自信。或多或少的,我们都需要这种情节,所以我尊重他们的想法。但是我的小说不是这个路线的,至少大多数不是,《冰与火之歌》则绝对不是。我希望它会更贴近现实。生活中有快乐的一面,但是也同时伴随着痛苦和恐惧。我认为最好的小说可以反映出生活的光明和阴暗。

问:“血色婚礼”里那个情节情是你的最爱?

我最喜欢的情节是“盐和面包”,对于读者来说,我们已经认定了这个事实,只要吃了主人的盐和面包,双发就不会发生伤害。可你却打破了自己写的这个准则。就好像你狠狠的给了读者耳光,呵斥道,他们当然不会永远遵守这个白痴的约定?

这其实是有历史依据的。这个准则在黑暗时代是真是存在的。宾主双方是不可以伤害彼此的,即便他们是仇人也不行。当书中他们违反了这个准则,我也提到了,就像他们说的,会永远的谴责自己的这个行为。(备注:冰火世界里头有一个公认的伦理底线 叫做宾客权利。就是主人不管什么都不能对你邀请的宾客动武,弗雷家这样一场血婚可是人神共怒。)

问:“血色婚礼”是真的历史事件吗?

马丁:血色婚礼其实是根据几个苏格兰的历史事件完成的。其中一个是黑色晚餐。苏格兰国王同黑色道格拉斯部落的战争。他跟部落讲和,诚挚的邀请年轻的道格拉斯伯爵到爱丁堡参加一场盛宴,并保证绝不伤害他。在盛宴结束的时候,国王的手下开始击鼓,他们拿出了一个密封的盒子,放到了伯爵的面前并将其打开。里面是野猪的头颅,象征着死亡,当他看到这个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他们被带了出去并且被处死在了院子里。另外一个实例是格兰克大屠杀,麦克唐纳部落到了坎贝尔部落做客,他们坚信双方会坚守这个准则。但是坎贝尔部落却开始对身边所有的麦克唐纳人进行屠杀。所以,不管我是怎么写的,历史的真相其实更糟糕,更残忍。

《权力的游戏》是伟大的,离开它真的很令人伤心,但是我从一开是就知道这就是我扮演的角色的命运。——理查德·麦登

理查德·麦登(在剧中饰演罗柏)“血色婚礼”后正式结束了自己的“冰火”征程,但是他希望自己的角色像他的父亲一样被人记住…

问: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自己角色的命运?

理查德·麦登:在我开始看第三部小说之前,已经有不计其数的人给我剧透啦。我是跟着剧本一季一季的读的,我从拍摄冰火一开始就不想提前知道罗柏的人物命运。但很不幸的是,我还是手贱的点开了谷歌,在上面我得知了自己角色将要发生的惨剧。谷歌是观剧的敌人,我要告诫正在看诸如《权力的游戏》的剧迷们:远离谷歌,远离剧透,珍爱生命。

问:当读到了《血色婚礼》的剧本,你的反应是怎样的?

理查德·麦登:它真的伤透了我的心,特别是艾莉亚距离我们近在咫尺,这点让我的悲痛加剧,罗柏一直以来越来越远离自己的亲人们,而艾莉亚如此之近之时,却要面对这样的结果,这让我的心痛加剧,因为人们热切希望看到亲人相聚,即使只是一个家庭成员的回归。这是最让我对这段戏情绪化的原因。

问:清楚自己角色的命运,拍摄第三季时你的心态如何摆正?

理查德·麦登:我总是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这一点,我们(剧组)是个大家庭,从试映集开拍到现在,我们已经相处了五年时间,我甚至都忘掉了这点(我的角色死亡的命运)。然后突然有一天,我去克罗地亚拍摄某章节戏份,突然有一个剧组成员给我说“这恐怕是我在《权力的游戏》里最后一次见到你了…”。虽然我心里知道该来的一定会来,但还是刻意避免自己主动去想。

问:可否讲讲拍摄《血色婚礼》的这一集?

理查德·麦登:这是一段很棒的经历,全是因为这一集由戴维·纳特(David Nutter)执导。他营造了一种歌剧史诗般的气氛,让观众惊艳。书中那些让人震惊的桥段,最后都化作了一场力量十足的戏。

问:可否谈谈你与米歇尔·菲尔利(剧中饰演其母亲)之间的对手戏?

理查德·麦登:这场戏中有个时刻需要我们俩对视,那就是罗柏最终放弃反抗,对母亲说再见。这虽然看起来是个非常不幸的结果,但是却悲剧感十足,换个角度讲,也让人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些人一直在抗争、抗争、再抗争,而现在一切终于结束了。我想我与米歇尔对此感受颇多,其它很多同剧组人员也是如此。

问:你有争取过让罗柏在剧中活的时间更长吗?

理查德·麦登:我一点也不想改变这一点,我知道剧集的制作人(大卫·贝尼奥夫和DB·魏斯)已经花了很长时间为剧集构思了非常赞的故事线,我不想临时插入一脚改变任何东西,我想让观众像我当年读原著的时候一样,感受到那份震惊。

问:罗柏的妻子在小说里并没有死掉,那么剧集为何如此处理呢?

理查德·麦登:我想这就是想要罗柏这条故事线彻底完结,更显出他的悲剧性,难道Talisa要怀着孩子躲藏度日,然后坐等孩子有朝一日成为北境之王?故事是不可能这样讲的。

问:有些人表示看过《血色婚礼》后不会继续追看冰火了,你可以说些话来安抚一下受伤的粉丝吗?

理查德·麦登:《权力的游戏》里没有人是安全的。

问:“血色婚礼”的片场有没有人哭?

理查德·麦登:场面太糟了,那一天对所有人来说都很难过…….是真的,那是我在剧中的最后一出戏,也是我出现在片场的最后一天,也是米歇尔和我在《权力的游戏》里的落幕演出,《血色婚礼》我们连续拍摄了五天,在关机时候,我们无论是精神上还是体力上都已经累坏了,然后我真的哭的很厉害,同剧组的很多演员和剧组成员也留下了伤心的泪水。杀青派对就在那天晚上举行,但是我不得不开始另外一份工作的拍摄工作,于是,我洗干净身上的血液,坐上了离开的班机,一路上尽是哭泣。

问:你希望罗柏这个角色如何被铭记?

理查德·麦登:像他父亲那样就好了,他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但实诚、正义的人都注定只有死路一条,这在《权力的游戏》里面也已经司空见惯了。我希望他以一个好人、一个能够担当七大王国伟大领袖的人物被人们所铭记。而悲哀的是,在所有人物中最能担任伟大领袖的人物就这样被人杀死了。

“猫姨”凯特琳(米歇尔·菲尔利饰演)在“血色婚礼”中演技大爆发,将一位绝望的母亲形象演绎的惟妙惟肖,堪称本场戏中最亮的一笔。而她恐怕也是入戏最深的一位:

问:拍摄这场戏的情绪是如何的呢?

米歇尔·菲尔利:很幸运的是我们有一整个星期来完成这场戏。一步一步的,首先是婚礼,Freys的到场,然后是仪式本身,随后仪式结束,黑暗来袭。一场接一场,我们有很多时间准备每一场戏。也是因为这样,你的情感得到累计,帮助你达到最后的顶峰。这真的是很长的一个星期,很精彩的一个星期,每一个人,包括剧务和演员,都非常的认真,虽然很伤感,但是都非常喜欢。

问:这个比奈德的斩首更令人震惊吗?

米歇尔·菲尔利:我认为是的。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人,是一个家族,死亡的人数,以及赤裸裸的残忍程度都是之前剧情里不能相比的。

问:拿到剧本的时候你惊讶吗?我们看出编剧做了修改,特别是本来Talis(奥娜·卓别林饰演)是不会参加的?

米歇尔·菲尔利:惊讶都不足以表达我的感觉。我知道事情的发展,我的合约以及我读过原著。所以我一直以来都知道要发生的事情。编剧们的修改,他们把Talis也加进来,而且Talis还怀孕了。这就蒙上了一层额外的伤感。他们的修改使得这场戏更加的震撼。更能表达出Walder的残暴,表达了他对罗柏不能娶她女儿的强烈不满和无法释怀,所以他不仅仅要杀了罗柏,他更要杀死他的妻子。

问:那对于他们未出生的孩子呢?将来应该不会有小斯塔克的出现了吧?

米歇尔·菲尔利:当然不会。他们要将斯塔克赶尽杀绝,这就是这部剧精彩的地方,这里和小说不一样。罗柏死后,凯特琳以为她所有的孩子都死了,她也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所以,当她割了Walder夫人喉咙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向死神屈服了。

其实她的直觉非常的准,她早知道这个会发生。凯特琳一直在警告罗柏不要把Theon放回Greyjoys家族,让他遵守对Walder的承诺。这就像是一出代价惨痛的“我早就警告你了”一样。我觉得这也是年龄问题,在罗柏那个年代,所有人都会遵守承诺。但是年轻人就不同了。他们违背诺言,而对某些人来说,这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问:跟同剧演员和剧组做了哪些事纪念吗?有没有办一场派对或者守夜之类的来说再见?

米歇尔·菲尔利:最后一场戏是凯特琳被割喉,是全天的最后一场。然后就结束了。然后所有人走进来,热烈的掌声响起,伴随着接吻和拥抱。然后我就去把头发剪了。Kevin帮我剪的头发,他是这部剧的发型设计师,然后我们出去大吃一顿。当然,也喝了不少。在那一刻我觉得非常的筋疲力尽,但却是让我兴奋的筋疲力尽。

问:听说基特·哈灵顿也等不及要剪头发了

米歇尔·菲尔利:Kit是这么说的?他头发多可爱啊,小Kit。我觉得他秘密的爱着他的发型吧,因为他喜欢戴发箍。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哈!大多数人,分手的时候都喜欢剪头发,想要一个改变。一个实实在在的,视觉上的改变。就像是新生和重生。而且视觉上面的改变要比自己心情改变简单多了。

《冰与火之歌》小说中“血色婚礼”这一章是让两人决心打造《权力的游戏》的初衷所在,他们对这一有着特殊意义的戏怎么看呢?

我已经在电视圈电影圈混迹多年,从来没有一个场景,像“血色婚礼”一样让我感到震撼。——大卫·贝尼奥夫

问:拍摄“血色婚礼”感觉怎么样?

贝尼奥夫:我想说进行的很不错,但是又觉得怪怪的。因为我们不仅仅是杀死了剧中的角色。同时我们也要跟从最开始就并肩作战的演员们说再见。这很难受,因为我们都很爱这些演员。不过就像是第一季时候一样,我们也告别了我们最爱的几个演员,杰森·莫玛(马王饰演者)和肖恩·宾(奈德·斯塔克饰演者)。

魏斯:这部剧的所有人就像是家人一样。在现场,大家都打成一片。就像是一家人在共同进退,我们在假日也能见面,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剧集推荐会上能一直见面。

贝尼奥夫:我还记得当Richard被杀以后,我把剧本拿个剧本指导的时候,我说道:刚刚演的太精彩了了。 她突然就放声大哭了。这真的就是苦乐参半。我们让每个人都很难受。但换句话说,这是我们的目的。如果“血色婚礼”不能让人产生共鸣的话,那就是彻底的失败。

魏斯:这就像是生活时刻的提醒着你,每个人都可以活的精彩,却又同时充满危险。你不能保证你在剧中喜爱的角色会永远的留下,这会让你对演员更加的关注和在意。

问:演员们对这场戏都是什么感觉?

贝尼奥夫:我们在之后曾打电话给米歇尔,她没有接。一个星期过后她写了一封邮件说道:对不起,我过去这一个星期真的没有办法跟任何人讨论这场戏,我觉得我已经崩溃了。

魏斯:米歇尔真的是个了不起的演员,虽然我们不是为了任何奖项在做这部剧。但是我希望她的表演可以得到认可,用奖项来表彰她这一整季的精彩演出,以及最后这个史无前例的最精彩的死亡镜头。

问:为什么杀了这些角色,就在原著粉丝中产生了如此共鸣的效果?

贝尼奥夫:在原著中,当乐队开始奏起《卡斯特梅的雨季》,大家都可以感受到大事不妙,那或许是我阅读任何文学作品以来最强烈的生理感觉,我甚至不想翻过页,因为你心里知道有很坏的事情要发生,你很坚信这点,但就是不想它发生。我们之前已经跟这些角色相处了很久了,在剧集版中,我们给予了罗柏更多的戏份(多于原著),这是因为我们喜欢Richard Madden这位演员,回看《黑道家族》里Adriana的死亡,那场戏之所以震撼是因为大家跟她相处的太久了。

如果你看过《权力的游戏》第二季,那么你一定不会对下面的歌曲陌生。而在“血色婚礼”中,它又悲壮登场,成为了烘托气氛的利器。然而,这首曲子可没有想象那么简单。

The Rains of Castamere 《卡斯特梅的雨季》

And who are you, the proud lord said,
汝何德何能?爵爷傲然宣称,
that I must bow so low?
须令吾躬首称臣?
Only a cat of a different coat,
颜色有别,威力不逊,
that’s all the truth I know
各显神通分个高低。
In a coat of gold or a coat of red,
红狮子斗黄狮子,
a lion still has claws,
爪牙锋利不留情。
And mine are long and sharp, my lord,
出手致命招招狠,
as long and sharp as yours.
汝子莫忘记,汝子莫忘记。
And so he spoke, and so he spoke,
噢,他这样说,他这样说,
that lord of Castamere,
卡斯特梅的爵爷他这样说。
But now the rains weep o’er his hall,
然而今天,每逢雨季,
with no one there to hear.
雨水在大厅哭泣,内里却无人影。
Yes now the rains weep o’er his hall,
然而今天,每逢雨季,
and not a soul to hear.
雨水在大厅哭泣,内里却无魂灵。

“红色婚礼”上的《卡斯特梅的雨季》的背景:

卡斯特梅城堡的雷耶斯家族和塔贝克厅的塔贝克家族曾经反对兰尼斯特家族。后来,泰温·兰尼斯特率领人马踏平两家,将其满门抄斩,城堡烧成废墟。吟游诗人为此作歌一曲——《卡斯特梅的雨季》。

后来,仙女城领主法曼反对兰尼斯特,泰温只派了一个歌手去他家,据说当大厅中响起《卡斯特梅的雨季》时,法曼立即归顺。这首歌无疑代表兰尼斯特家族的威势,兰尼斯特家族的狠辣,兰尼斯特,有债必偿!

三月鸟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