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形女皇制作记:God save the Queen!

“我终于明白了,奥斯卡奖其实什么都不是,对我来说真正重要的是能够跻身这支技艺超群的团队,能够与一帮酷毙了的艺术家一起和吉姆•卡梅隆共事。从那时起,获得奥斯卡奖对我来说再也不重要了。”

——斯坦•温斯顿

在拍摄间隙,温斯顿、马涵和罗森格兰特一起为女皇补充唾液。为了减轻女皇傀儡体内特技演员的负担,另一位特技演员托着女皇的一支手臂。

在拍摄间隙,温斯顿、马涵和罗森格兰特一起为女皇补充唾液。为了减轻女皇傀儡体内特技演员的负担,另一位特技演员托着女皇的一支手臂。

温斯顿和他的团队完成了等身大的女皇傀儡之后,重担便落在了特效主管约翰•理查森(John Richardson)的肩上。理查森是一位参拍过007系列等重磅作品的业内老手,他必须想出个完美的法子把这套巨大的装置在片场组合并支撑起来。沈马涵回想道:“我记得斯坦曾这样对约翰说,‘我们会把女皇做出来,而你得让她动起来’。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个大问题。我们必须撑起这套巨大的机器,又要让她动起来,而又不能让摄像机拍到任何的支撑装置。约翰•理查森为此绞尽了脑汁,幸运的是他的脑瓜子还真是够聪明。约翰并没有急着先架设吊车悬臂,而是等我们到了英国把等身大的女皇做好组装起来然后再进行估算。他和斯坦一起观看并且算出了整个傀儡道具的重量,然后了解了各部分的动作原理,仔细确认了一切事项之后他才着手开始搭建支撑装置。”理查森为女皇选用了多种不同类型的索具和撑架,因此根据不同镜头的拍摄需要、不同的动作设计和不同的拍摄角度,他可以随时换用合适的支撑装置来一一对应。有时候特效组的人会用吊车悬臂上的威亚将女皇吊挂起来,有时候则使用设在女皇背后的装置支撑她——这些装置的固定式底架就埋藏在女皇的脊椎中。女皇的躯干是由液压驱动的,通过一系列动力操纵机构来控制其左右前后的俯仰倾斜和脖子的上下动作。只需一位操作员便可对机构中任一动力装置进行单独操控,这些埋设于女皇躯干部位的液压装置是温斯顿的首创之举,他评价道:“从前我们从未使用过液压技术,这次用在女皇身上的原因很简单——她太大了,很难靠人力推动操纵。”

女皇傀儡的躯干中藏有两名特技演员,他们负责女皇四支手臂的动作;三名操作员分别负责三套液压机构,此外还需要若干名傀儡师用支撑杆来操纵女皇的腿部。因此,这尊等身大的异形女皇共需八人合作才能活动起来,他们要保证她的动作看上去就是一头真正的生物,而且各部位的动作还必须保持高度的一致性。而这场傀儡交响大戏的指挥便是斯坦•温斯顿本人。“斯坦教导我们所有人:要把操纵傀儡看作是一场音乐演出。”理查德•兰顿说道,“他解释道,这就好比是一群世界级的音乐大师突然拿起了一些他们从未见过的乐器——就像我们面临的工作一样,因为特效组的每个成员对傀儡都有着各自的理解。对傀儡师们来说,他们操作的傀儡并不是自己制作出来的,但他们却很快成为了‘演奏巨匠’,而这正是斯坦想要的。首先,斯坦自己对傀儡的运作方式非常了解,他很清楚其内部的那些配线和马达是如何让女皇动起来的。然而他却总是对演职员们留一手,总是说‘我不是搞技术的,这个东东我也搞不懂啦’。而实际上呢,他岂止是了解,简直就是了如指掌。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该如何让傀儡进行表演,以及角色该如何去辅助情节的叙述,他对角色的掌控实在是出神入化。”

在正式涂装前,理查德•兰顿和朱利安•卡尔铎(Julian Caldow)正托着女皇傀儡的尾部部件进行预装确认。可以看到这尊等身大的傀儡尺寸惊人。

在正式涂装前,理查德•兰顿和朱利安•卡尔铎(Julian Caldow)正托着女皇傀儡的尾部部件进行预装确认。可以看到这尊等身大的傀儡尺寸惊人。

朱利安•卡尔铎亲自测试藏有折叠尾巴尖儿的胸部衬板,这是尾巴尖儿被拉出的瞬间。

朱利安•卡尔铎亲自测试藏有折叠尾巴尖儿的胸部衬板,这是尾巴尖儿被拉出的瞬间。

尽管异形女皇是SWS在《异形2》中接到的第一单工作,不过她在整部影片中要到第三幕才会出场。重回LV-426星的芮普莉在女皇的眼皮子底下救出了纽特,并把她的产卵场轰了个稀巴烂,然后搭乘合成人主教驾驶的登陆艇回到了太空船苏拉科号上(译注:苏拉科镇是波兰裔英国小说家约瑟夫•康拉德的作品《诺斯特罗默》中的一处矿场,诺斯特罗默为书中的主要角色之一,《异形》中的运矿飞船使用这个名字作为船名)。女皇挣脱了她的产卵器,一路追踪芮普莉等人登上太空船,并甩起尾巴将主教刺了个透心凉。在这个特效上,温斯顿和卡梅隆决定弃用传统的侧面拍摄配假身的拍法,而是让主教在胸口被女皇的尾巴刺穿时保持直立并且拍摄过程全景。汤姆•伍德拉夫(Tom Woodruff)和埃里克•吉利斯为扮演主教的兰斯•亨利克森(Lance Henriksen)制作了一块胸部衬板,里面藏有一条可以折叠的弹性胶化尾巴尖儿。开拍的时候,尾巴尖儿是平折在衬板上的,外面套着工作服;然后尾巴尖儿便会被一条威亚拉出来,看上就像是它刺穿了主教的身体。

温斯顿正在片场为扮演主教的亨利克森调整背后连接女皇尾部的基座,而詹姆斯•卡梅隆(背对镜头)和摄影师已经在一旁等候开拍。

温斯顿正在片场为扮演主教的亨利克森调整背后连接女皇尾部的基座,而詹姆斯•卡梅隆(背对镜头)和摄影师已经在一旁等候开拍。

剧中,主教被女皇的尾巴刺穿的瞬间。

剧中,主教被女皇的尾巴刺穿的瞬间。

主教被女皇的尾巴吊起的镜头。

主教被女皇的尾巴吊起的镜头。

接下来的一个镜头类似于我们平常所说的“利箭贯脑把戏”,其装置支撑设计是由约翰•理查森和他的特效组成员合力完成的。为达到演出效果,亨利克森需在绕胸固定一套基座,其前胸部分安装着一条固定的女皇尾巴尖儿,后背部分则与女皇傀儡的尾部主体相连。而亨利克森的双脚并不在镜头中,实际上,他在拍摄时一直站在一个升降平台上并被后者一路带着升高——看上去就好像它正被女皇的尾巴往上提起一样。在这一幕的结尾,女皇将主教整个拽到她藏身的天花板上,然后将它撕成了两半。为了这场分尸镜头,伍德拉夫和吉利斯带领特效组制作了一个主教的假人,用它来接演亨利克森之前的镜头。女皇傀儡当然没有足以撕开一个假人的力气,为了保证镜头的逼真,约翰•理查森设计了一个弹力分尸机械装置:他在假人体内埋设了一套弹簧支承的机构,一旦激活,该机构便会以很强的推力将假人的上下两部分躯体大力撑断,而女皇傀儡的手爪则事先固定在假人身上的沟槽中,当后者被弹力撕裂时,女皇的手臂也随时甩开,模仿出现场活撕中年人的逼真效果。

在开拍前,埃里克•吉利斯正在为亨利克森的假身进行最后的细节加工。

在开拍前,埃里克•吉利斯正在为亨利克森的假身进行最后的细节加工。

 

女皇活撕主教的试拍镜头之一,假人体内的弹簧机构和女皇手爪的固定措施让动作看起来非常真实。这个镜头没有被采用。

女皇活撕主教的试拍镜头之一,假人体内的弹簧机构和女皇手爪的固定措施让动作看起来非常真实。这个镜头没有被采用。

完成的镜头中,主教上下半身飞出去的方向是这样的。

完成的镜头中,主教上下半身飞出去的方向是这样的。

为保障特效拍摄的完美,这个镜头反复拍了两天。每拍完一次,剧组人员都要辛苦清洗喷得遍地都是的合成人人造血液(是用牛奶和酸奶混合制成的),再把假人体内的弹簧机构复位接好,最后还要给它换上一套干净的工作服。在接下来的镜头里,芮普莉打开了飞船的气密舱门,多亏主教在地板上的上半身伸出手来抓住了纽特,她才不至于被吸出舱外惨死。伍德拉夫和吉利斯为亨利克森制作了一个假的残破上半身,上面还爆出了有机内脏和无机物组织,而且牛奶制成的人造血液也从假身中不断地喷出来。拍摄时要在地板布景上挖一个洞,亨利克森站在洞里,仅将头部和双臂露在地板上方,从肩膀以下则由假身代劳。“拍这场戏的时候我觉得很对不起兰斯•亨利克森。”林赛•麦克高文回忆道,“他就站在地板下面的斜踏板上,滑腻腻的假身就支在他的肩膀上,往外喷吐着那白色的汁液。为了拍这一场,兰斯应该在这个布景里站了两三天,而每次开拍后只要过一会儿,现场就会变得很恶心——因为牛奶很快就会馊掉,那股味儿简直令人作呕。可怜的兰斯只能一直呆在那里,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每次我需要到他跟前调整道具的时候,都得捏着鼻子屏住呼吸才行,没人愿意靠近他。每回我问‘好吧,谁愿意过去帮帮兰斯?’的时候,根本没人搭理。但是兰斯做得很出色,他从不抱怨。”

朱利安•卡尔铎为亨利克森测试残躯化妆效果。

朱利安•卡尔铎为亨利克森测试残躯化妆效果。

完成的镜头,泡在恶臭馊牛奶里的亨利克森。

完成的镜头,泡在恶臭馊牛奶里的亨利克森。

解决了主教,异形女皇便从天花板上一跃而下准备横扫货舱里的战五渣,拍摄这个镜头时,温斯顿的人用多条威亚悬吊着女皇傀儡缓缓落下,而女皇躯干内的特技演员则操纵她的手臂展现精细动作——一场尺寸够大的扯线木偶表演!“那时候,电脑涂抹威亚的技术还没有出现,”温斯顿补充道,“所以其实所有的威亚都在镜头范围内,只不过我们用烟雾、布光和氛围蒙骗了你的眼睛,所以观众不会注意到那些威亚。”和拍摄《终结者》时一样,斯坦•温斯顿亲自执导了第二工作组的所有拍摄工作,包括异形女皇和其他怪物的镜头在内;不仅如此,他这次还监督了非怪物相关的第二工作组。职责的拓展不仅极大地增强了温斯顿对自己执导能力的信心,还进一步加深了他对布景拍摄、布光技艺和摄影工作的理解。他强调:“正是由于有了这次积攒的经验,几年后当我抓住机会导演《恐怖南瓜头》(Pumpkinhead, 1988)的时候,已经是成竹在胸。”

约翰•罗森格兰特和戴维•基恩(Dave Keen)正在调整女皇傀儡,可以看到她在接下来的镜头中,将被多条威亚悬吊着从天花板上缓缓落地。

约翰•罗森格兰特和戴维•基恩(Dave Keen)正在调整女皇傀儡,可以看到她在接下来的镜头中,将被多条威亚悬吊着从天花板上缓缓落地。

从很多层面上来说,《异形2》都是一次学习经验的积累。从专业上来讲,温斯顿带领着一支他从未执掌过的庞杂队伍,完成了一尊SWS前所未见的巨大复杂电影道具傀儡;从个人角度来说,他也从这次海外拍摄中获得了宝贵的生活体验。“因为我们要在英国呆上一阵子,所以我的家人也过来和我同住。”温斯顿说道,“我的孩子们在伦敦的美国人学校就读,尽管拍摄工作很辛苦,但对我们全家人来说这却是一次不可多得的经历,这非常值得。”

直到今天,温斯顿和他的同事们仍以自己在《异形2》中的成就而自豪。事实上,这份自豪随着时间的流逝与日俱增,因为他们化不可能为可能,用当时完全无法想象的技巧完成了这部杰作。“斯坦和我,还有理查德•兰顿去年刚去电影院看过《异形2》(译注:本书出版时间为2006年),”沈马涵评价道,“影片播映完毕后我们和盖尔•赫德以及兰斯•亨利克森一道和观众进行了一次对谈交流。电影开幕之前我有些紧张,不知道我们的作品能否经受得住这二十年时光的考验。自从1986年影片公映之后,我就再也没在大银幕上重看过,所以我真是不晓得二十年后它看上去会变成什么样。但是所有怪物的表现都是那么出色,我长出了一口气——它们看上去还是那么真实。异形女皇棒极了,我们的实景特效就是这么出色,连我自己都陶醉在其中。”

林赛•麦克高文对此表示赞同:“女皇的表现力令我们震惊,当今的观众是否还能从她身上感受到这个角色和这件道具的伟大之处吗?对此我不抱希望,现在没人再会这么做了,他们甚至连想都不会想,只会去借助电脑动画。”

1987年的第59届奥斯卡奖颁奖典礼上,左起:罗伯特•斯科塔克、斯坦•温斯顿、约翰•理查森、苏姗妮•本森。

1987年的第59届奥斯卡奖颁奖典礼上,左起:罗伯特•斯科塔克、斯坦•温斯顿、约翰•理查森、苏姗妮•本森。

斯坦•温斯顿凭借《异形2》斩获了他的第一尊小金人,他和特效组的罗伯特•斯科塔克(Robert Skotak)、约翰•理查森、苏姗妮•本森(Suzanne Benson)一同接过了这个最佳视觉效果奖项。尽管温斯顿满心欢喜,然而《异形2》带来的荣耀却仍无法抚平当年《心灵之声》(Heartbeeps, 1981)落选带给他的失落感——部分原因也在于《异形2》的成功是靠整个团队的协作,而非他个人的技巧;再者,此时温斯顿也不再像从前那样渴望各种各样的奖项了。“获得奥斯卡奖只是代表了一种广义上的成功,”温斯顿评价道,“更重要的是,我之所以能获此成就,完全因为我能够有幸参加这样一支伟大的团队。我知道这听上去很像是陈词滥调,但我还是要说:提名就等于是成功。你的同行对你说,你的作品是今年最棒的——夫复何求?”

“不过呢,当获得这尊奥斯卡奖时我的脑子里变得一片空白。控制自己的好胜心与自负对于一个人来说真的非常重要。我努力了很久才走到了这一步,得过几次艾美奖,也几次和艾美奖失之交臂;我曾争强好胜,也曾一败涂地;曾经被提名过一次奥斯卡奖,也曾数度被提名委员会拒之千里。因此当时的我已饱经风霜,虽然夙愿得偿,却也大彻大悟。我终于明白了,奥斯卡奖其实什么都不是,对我来说真正重要的是能够跻身这支技艺超群的团队,能够与一帮酷毙了的艺术家一起和吉姆•卡梅隆共事。从那时起,获得奥斯卡奖对我来说再也不重要了,至今仍是如此。”

< 完 >

文章来源:http://ethermetic.com/archives/3118



已有 0 条评论